晴空鸟Ala

喜欢呀,不喜欢干嘛还画。

Flame

口嫌体正直啊

168CM:

第五人格


#杰裘# 也可能是 #裘杰#


杰克 × 裘克 (小丑)






#1


壁炉中的火燃在薪柴上,发出噼啪的声音。火光照在长桌,把餐盘中剩的花椰菜给染了深色。


裘克拿起插过汉堡的牙签旗,黑底的笑脸小丑图案下还沾着粘稠的黄油。


他胡乱地捅着可怜的花椰菜,爆炸的发型像是破解密码时短路而未能来得及处理的愚蠢的迷失者,巨大的脑袋在牙签与瓷盘的碰撞里被捣了个稀烂,连黄油也好似迸出的无处回收的脑浆。


坐在一旁的杰克看着这一切,指上的刀刃嚓嚓地摩擦几下,“啧啧”地晃了晃。


“看来绅士的用餐礼仪还有待提高啊,裘克先生。”


他用餐叉插起自己盘中的小番茄,搁到裘克的盘子里。


裘克看着他保持着自信又优雅的面容擦拭嘴角,又戴上那张毫无表情可言的面具,恨不得一个火箭炮冲他脸上,也给他画上夸张的马戏团专属妆容,让他的做作只能换取他人的嘲笑。


他握住叉柄,把小番茄挤在餐盘上。汁液噗地溢出来,像新鲜的动脉血,在已被捣烂的绿色花椰菜上形成鲜明的对比色,和着碰撞时略微摩擦的尖锐声音。


毕了他放下叉子,拿起一旁那张笑得几近疯狂的假面,晃晃拘束的脖子,摇转一下将要施展的手臂,带上火箭筒电锯向门口走去。


“今天该我了。”


餐桌上的杰克有些无奈地对几位冷漠的临时同时摊了摊手,起身跟了上去。


 


 


#2


狂欢之椅旁的篝火仍在燃烧,向上空发出浓烈的黑烟,像是屠宰者的信号塔。


裘克扯开柜门,里面又黑又空,他用力地砸上门。要不是靠墙,他绝对能把这柜子给推倒。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跟丢了。总是这样,干劲满满地冲刺之后,晕晕乎乎找不到方向,又绕回了最初的起点——他可不擅长这样迂曲的小窄路。


一脚踹在旁边的燃烧桶上,麻痹感循着神经上传,他哆嗦一下,吃痛地缩回了腿。


一旦遇到这种不知所措的局面就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表情管理对他来说一直是巨大的难题。于是机智的裘克选择冷静下来,开始聆听。


身边的炭火燃烧着的木质碎裂开,被拆毁的狂欢之椅吱嘎个不停宣告报废,破解完成的密码机滴滴答答等待一个掌握得了失常的家伙,破烂的放置在角落的工具箱中还遗落了一张旧地图,大门口的乌鸦安静得好像只是里奥做成的布偶,每一只都不曾活过。再远处……


呼~


一口气几乎要穿透他聆听时极为敏感和脆弱的鼓膜。像是足底被安装了弹簧,裘克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F*ck!”


杰克的笑脸隐藏在死板的面具下,他的鼻间哼出颇为满意的调子。指上的刀刃相互摩擦几下,听得出是骇人的锋利。


“看来这聆听的专注程度还算不赖。”


裘克暴躁地向后抡起手中的武器。杰克轻巧地一躲闪,他扑了个空,在原地晕着再一次找不清方向。


杰克消隐在雾里,口中还“嘣嘣嘣”地小声哼唱着,不断打扰裘克的聆听。


 


 


#3


日轮上升过地平线,以火热的姿态宣告着又一个清晨的到来。


只剩下最后一台密码机了。


裘克循着噪声经过拐角。


三面石墙围成的半封闭空间中并不见逃生者的身影,反倒是戴着一张他十分想锯开然后把假肢狠狠地踢上去的、毫无表情的面具的家伙,穿着一身西装,正在以一个十分夸张的姿势跨在窗上,并且跨出去之后完全没有发现裘克已经站在身后,又以同样的姿势跨了回来。


杰克横在窗台上,面具上的两个小圆洞呆呆地与裘克对视了几秒。


他干咳两声,从窗上跳下来,整整衣服,若无其事地哼起歌来。


裘克看着这一切,捏紧手中的电锯,咬紧牙根,一字一字地说给杰克听。


“我真想把你这个该死的英国佬捆上狂欢之椅。”


杰克未来得及回应,耳边已响起电闸开启的警报。


裘克抽身要走,却又被杰克的刀刃戳破了领口给勾了回去。


杰克在狂欢之椅上坐下。他把钢索缠绕上身,跷起腿来,摘下面具搁在一旁,用手指关节抵着侧脸,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盯着裘克,好像是在享受他的下午茶时间,而裘克是他邀请而来的贵客——尽管对方是个从不遵守任何餐桌礼仪、也不听他劝教的粗鲁之人,但这毫不影响杰克想要邀请他共度庄园每一个阴暗又无生气的血腥的午后。


“如果这样能让您开心点的话,我很乐意。真是恶趣味,裘克先生。”


可惜,裘克对此一窍不通。


他留存着最后一丝理智,把全身的怒气都汇在一点上,对杰克竖起中指。


“滚开,英国佬。”


 


 


#4


一场失败的表演在烟火中落下了帷幕,有多光鲜炫目便有多少与之相对的阴沉晦暗。


裘克的假肢在地板上点出不安的节拍,“一败涂地”四个字好像不只是某一场游戏,更是他这一生的写照。在无人理睬、什么都收获不来的狂欢中,他是唯一一个遗落的败者。


杰克看他在餐桌上也不摘面具、愣愣地呆坐的样子,取下裘克汉堡上的牙签旗,把画有哭泣小丑的旗摘下来,默默塞进了胸前的口袋。


黑幕总是残酷无情。


光秃秃的牙签插进杰克盘中的小番茄,他给放到了裘克的盘里。


裘克连白眼也懒得翻,直接没有理会他。


杰克轻声笑笑,“绅士可看不得客人失落的样子,”然后又补充上一句,“来,把我的最爱给你。”


裘克终于迎来宁静后的爆发,腾地起身,向着杰克那张从不失自信的脸上挥出拳头。


杰克巧妙地后退半步,任裘克的拳顶划过他的面前,只差一点便能彻底破坏这张总是误事的脸。


他尽是利刃的手抓住裘克的面具,一把扯下来,在猩红色的嘴唇涂妆上落下一吻,又对他笑起来。


就好似递给他小番茄那样,在他耳边轻柔地一吹气那样。


尽管裘克似乎什么也体会不到——不论是礼仪还是他。


又或许他是知道的,只是懒得挣脱开面具的束缚——比如不遵守却也不自觉地尊重了杰克的某些与他相反的、令人难以接受的贵族小习惯。


杰克咂咂舌:


“先生,我在与番茄交谈呢。”


裘克没有再跟杰克计较,捏起还没开动的汉堡就要离开餐厅。


原本又厚又高的汉堡在裘克手上被捏得扁如一块切好的披萨,他朝地板上啐一口,才咬下第一口晚餐。


“该死的英国佬。”


杰克有些失望地坐回去——看来这个愚蠢的、忘记要回面具的家伙仍是不懂他。


寂静声里,裘克脚下的拍子放松,不再像是随时准备冲锋、迫不及待取人首级那般暴躁不安,反而与杰克常哼的轻快小调有些像,仿佛下一秒就会扯开柜门,拎出一个可怜的幸运儿。


杰克也哼起来。


走到一半的裘克一顿,听到这令人厌烦的曲调,竟然没有转回来用脏话回敬他,而是继续走了起来。


二者的拍子达成和谐。


杰克足够满意。


——看来,他也并不是真的一窍不通。


而后裘克的假肢往地上用力一跺,打断这一切。


“闭嘴吧,英国佬!”


他赶紧咽下最后一口食物。


——毕竟用餐时间不能用来争吵,这可是他说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28)
©晴空鸟A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