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我喝了很多水上厕所的次数还那么少,我就回答说自己在尿之前就把它们都哭完了。

时臣役的普奇雅而不污,又带着点温润,斯文败类那种,感觉会把黄碟包得很低调然后标上[你懂的]。
麻婆役的普奇狂而不嚣,给人一种"他为了上天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感觉,估计就直接把少儿不宜的东西赤裸裸地摆在那儿吧。




然后买回家一看发现是DIO的纪实片。

评论 ( 2 )
热度 ( 5 )

© 晴空鸟A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