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我喝了很多水上厕所的次数还那么少,我就回答说自己在尿之前就把它们都哭完了。

百合的oc

"如果我死了,老师......赛琳娜你说不定会哭出来吧。"

"因此我绝对不能死掉。"

行动成功,但是她胸口被钢筋毫不留情地开了个洞,里面看得一清二楚,身上还被猝不及防的雨淋得乱七八糟。就凭死相来说,她绝对不会喜欢上面前这具正在渐渐冷却的尸体。

可是她现在紧紧地抱住那具曾经是她恋人的尸体,仿佛它会在转顺之间跑走一样。自己当初对那烈士般的话语是如何答复的呢?

"......我估计我大概不会真的哭出来。"

"老师你让我觉得自己像个白痴一样啊,说好的对于恋人之死的悲痛呢?"

"没感觉,从那以后。"

坐在对面床铺上的少女撇了撇嘴,而后像是要弥补什么一般暱了声。两个人不到一小会儿就重新找到了话题,试图要把那玻璃渣一般的危机感掩埋到见不着的地方。那是行动正式开始的三天前。

自从兄长死去约摸已过了十年,她这个人有些没心没肺,当初在缺少尸体的葬礼之上一滴眼泪都没流,后来的十年间也是如此,殊不知悲伤早已渗进心间。说起来,感情淡薄好像也是种心理防御机制呢。

这也是当少女向她告白,保证会替她哥哥继续保护她时,她鬼使神差地忽视了同性恋等诸多因素答应了她的原因。那家伙明明挂掉了文学课......可对于戳中她的软肋倒是在行得可以去开个讲座了。

然而,那不值一文的保证才撑到现在就失效了,1比0--啊,好像也不对,如果自己脸上流淌着的那温热液体不是夏夜的雨的话,她似乎也是失算了的。那就算1比1平局。再然后,那丫头因为不听自己的劝阻才会失去宝贵的生命,2比1。

她现在该向谁洋洋得意呢?

尸体生前的名字是苏菲,平心而论,她是个好的恋人。除了在有些方面有着奇怪的倔强之外就没什么不能忍的了。但是赛琳娜非常讨厌她这莫名的倔强。

早跟她说过不要来的......当初自己的内心要是再坚硬一些拒绝掉她,现在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了,不过死掉的说不定就是自己。

她会哭吗?

一定会的,还是以小孩的那种哭法。

她的能力不是治疗,不是倒退时间,只是自欺欺人地把时间放缓。她终究留不住任何事物,只能孤身一人在漫长的时光中挠着伤口。

прощай.

俄语中"永别"的意思,她从来都只对自己尊敬的人说自己家乡的语言。

被雨水洗刷而带走了温度的尸体,她的表情竟有些释然。

既然已经走了,就给我在上面过得好点,她默默地想着。之后还要参加葬礼吧。

祭奠死去的人们,祭奠她逝去的三个学生,祭奠她的爱人。她赢了斗争,却输得什么都不剩。

至少在最后她意识到自己其实比自己以为的还要爱她。

FIN

评论

© 晴空鸟A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