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鸟Ala

圣——诞——假——!

像下午茶一样低调的甜,余韵太棒了吧1551


One53z:

  鸡血段子送你 @晴空鸟Ala


#约巴


  


  约瑟夫知道如何才能吃到最美味的曲奇。


  


  先捏着酥脆饼干上凸起的巧克力豆,慢悠悠地把整块曲奇递到巴尔克的嘴边,这位正在下午三点的暖阳下闭眼假寐的老者砸吧了几下嘴,嗅到过分甜腻的饼干味时下意识地皱着鼻子向后缩了缩。


  


  在约瑟夫锲而不舍地用饼干戳他的嘴时,他紧抿着嘴唇,抗拒地把它顶回去。


  


  “饶了我吧,这我可吃不消。”巴尔克唉声叹气。


  


  于是那块和某人嘴唇亲密接触过的曲奇顺理成章地进了约瑟夫的嘴里。


  


  他咬住那块曲奇,仅用嘴叼着让它在空中晃来晃去,舌头舔过巴尔克蹭过的那头上粗砺的巧克力豆,托着下巴看向在日光浴里舒服地不行的巴尔克。


  


   “那矮疯子不在真好。”


  


  巴尔克叹了口气,伸出右手的金属爪子挠了挠后背。


  


  曲奇让约瑟夫心情大好,他的好心情都荡漾在周身,在他说话时被吹到巴尔克身边。


  


  “你指裘克?”


  


  约瑟夫取下咬了一口的曲奇,从两人中间夹着的一个圆桌上拿起一杯红茶。


  


  “是啊,他拉电锯的声音太吵了。”


  


  巴尔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摆摆手,又哼哼着重复道:“太吵了。”


  


  约瑟夫很享受这恬静的时光,他把剩下那半块曲奇泡着红茶吃了,很美味,但不是最美味,最美味的应该是……


  


  约瑟夫叼着曲奇,四肢着地,脊背弯出的弧度如银色勾月,他的黄色发带被随意地丢在地上,银白色的发丝乱了,半掩着湛蓝的瞳。


  


  像只半夜讨食的波斯猫。


  


  巴尔克想道。


  


  他极其敷衍地用牙齿碰了一下那块曲奇,在约瑟夫把手探到他身下的时候,又开始唉声叹气。


  


  “行行好,这我可吃不消。”


  


  约瑟夫眯缝着眼把曲奇慢慢嚼碎,张口含住起了反应的某处,让巧克力的浆糊肆意流淌。


  


  巴尔克唉声叹气,而约瑟夫自下而上地舔那些黏糊糊的饼干浆糊。


  


  嗯,这是最美味的曲奇。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58)
©晴空鸟Ala | Powered by LOFTER